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喜欢如潮水般汹涌 > 第223章:重头再来就一定有结果么?

第223章:重头再来就一定有结果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韧路过商场的时候,进去逛了一圈,给袁鹿买了两套衣服,原本还想买内衣就,但经过的时候,里面都是女性,就不太好意思进去,就此作罢。
  他眼下有个小目标,想让她从头到脚用的东西,全是他买的。
  换句话说,就是想要取缔。
  取缔盛骁在她身上留下来的一切。
  回到家里,天色已经暗下来,屋内灯火通明,袁鹿刚花房回来,身上灰扑扑的,佣人告诉他,她今天跟园丁一块,种了大半天的花。半个花房都收拾了一下。
  即将开饭,袁鹿上楼换衣服,江韧跟着上去,两人隔着衣帽间的拉门说话,“我去找过炎哥了。”
  袁鹿没应声,这句话没有前缀,就显得没头没脑,但还是竖着耳朵听着,不知道他去找炎哥干什么。
  “我去问了问盛韬光的事。”
  袁鹿眉目一动,拉下身上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江韧道:“他没有明说。”
  袁鹿:“他抓盛韬光干什么?”她拉开门出来,“盛韬光至今都没有管公司的问题,我想不出来,他有什么威胁到他的地方。那是不是代表着,我二姑还有我表姐,都会有一定的危险?”
  “不会。”
  “你能保证么?我现在都开始担心我爸妈了。”
  “能保证。等到我无法保证的时候,那说明我也逃不过。不过真到了那个地步,那就是大家同归于尽的时候。”
  随即,江韧就转开了话题,扬了扬手上的盒子,说:“我给你买的,你先看看,一会吃过饭试试,合不合身。”
  他走到床边,打开盒子,两条连身裙,一条大红色的,一条是纱裙,比较仙女风格的。相对都比较宽松舒适,款式也不复杂,简约大方。
  “这是要出席什么晚宴么?”
  “没有,过两天要去法国,出去玩的时候可以穿,还可以拍照。”
  袁鹿:“你想的真周到。”
  饭后,袁鹿把两件衣服都试了试,自然是合身的,江韧也不是第一次给她买衣服。
  这柜子里的衣服,已经换了一轮。
  他也是不叫人直接去品牌那边拿,似乎每次都是自己亲自去挑选,什么样的风格都有。
  大红色的裙子,很绝。
  让她更加明艳动人,她很合适穿红色。
  她要去换的时候,江韧把她拉过来,“先别那么快换掉,让我看看。”
  “你不是看了?还要怎么看?我要去洗澡了,今天出了一身汗,我难受。”
  “一小时,你先看一集电视剧再去换也行。”他跟她讨价还价,顺势拿了遥控器,开了电视,很熟练的调到了她最近在看了剧。
  “你别一会又反悔。”
  “不会。”
  袁鹿半信半疑,不过还是看起了电视,但江韧在旁边盯着,总让她无法专心,好像身边蹲了一头狼,随时随地,都有被吃掉的可能性。
  “你别一直盯着我行么?你这么盯着,我也看不进去电视。”她扭过头,拿抱枕去挡他的脸。
  人被她推开,还没松手,人就反弹回来,中间隔着抱枕,将她抱住,眼神里的欲望很明显,幸好隔着抱枕,不然的话,袁鹿觉得他要把持不住。
  “对了,我今天种了花,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她眼里的惊慌,江韧自然是看在眼里,每一次他想要亲密接触的时候,她眼里的这种慌张神色,总是难以掩饰。
  “我想亲你一下。”他直接道。
  袁鹿:“我不想。”
  “亲额头也不行?”
  “不行。”
  江韧笑了下,强行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袁鹿气死,“你既然不尊重我的决定,你干嘛问我?”
  “我要是不尊重你,你以为只是亲亲额头?”
  “哈,那我还要谢谢你咯?”
  “不,我谢谢你才是。”
  他说着,有些不舍的退开,将她拉起来,“走吧,去看看你的成果。”
  他开开心心拉着她下楼,花房在后面,面积不大,最开始里面都是杂物,没有人打理。
  袁鹿过来以后,觉得可惜,就让佣人先把里面的杂物都收拾出来,等收拾干净了,她让佣人去买了花苗过来,什么花都行。还让他们找个合适的花匠,先过来指导一下,免得养死。
  每天分配一点工作,一周以后这花房就收拾出来,在花匠的指导下,泥土温度等等,都弄齐全,今天才种下一半。
  都还只是小苗。
  玻璃花房,在袁鹿的用心收拾下,让人眼前一亮。
  里面还放了木头的茶几和椅子,还有个摇篮椅子,冬天在这里晒太阳倒是挺舒服。
  除了那一片小树苗,她还专门买了盆栽,什么都有,做了简单的规划,有一块地方全是多肉,大小不一,有养好的,也有刚刚是一撮小肉的。
  款式也多种多样。
  江韧说;“你倒是真的用了心思。”
  “闲着也是闲着,养花花草草比较舒心,而且不用一直看着,就闲暇时候浇浇水,施肥就好了。而且,我只是动动嘴皮子,事情是佣人在做,我又不累。”
  不过瞧着这个成功,袁鹿还是挺满意的,只是看着这些,她一下子就会想到盛骁,想到他们之前的那个房子,也有个花房,但她还没有开始去整理,当时全部的心思都在工作上,到没想着亲自去打理家里的事情。
  如今是被要求待在家里,实在无事可做,只能找点事儿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这边也接了插头,袁鹿让买的茶具还没到,茶叶倒是都准备好了。两人坐下来,这边的玻璃被清洗的很干净,袁鹿把室内的灯关了,今个天气不错,万里无云的情况下,天上的星星也展露头角。
  夜色迷人。
  两人一起仰头看星星。
  袁鹿主动跟他聊天,“你这样专门去找炎哥说盛韬光的事儿,会不会惹恼了他?我觉得他不是一个特别好相处的人。”
  江韧:“他确实不高兴,也发了火。不过这件事本身与你有关的话,就是跟我有关,我不觉得我问他有什么问题,我觉得他也应该要跟我说一声。”
  袁鹿侧头看他一眼,他神色里没有丝毫畏惧,“你就不怕他?”
  “怕什么?”
  “他那样的人,什么做不出来。你不怕他,一怒之下,要了你命?”
  江韧转过头,对上她的目光,笑问:“你现在是真正的在关心我么?”
  不等她说,“不过,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我都感到开心。我跟你说过吧,自从我妈死了以后,我就不怕死了,死了反倒是一种解脱。”
  确实,想到之前他拿刀子捅自己,差点死掉的时候,就足以证明,他真的不怕死。能对自己这么狠的人,对别人也不会留情。
  江韧继续道:“当初债主临门的时候,让我一直强撑下去的理由,也只是因为我妈,我要是没了,她身边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想到她一个人被丢在精神病院经受折磨,我变只有咬牙撑下去,不但要清了债务,还得把公司重新做起来。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可如果没有足够的钱,我妈会更惨。”
  “她只有我,而我也只有她。所以我必须要活着,要努力。我这人运气一直不太好,所以在遇到你的时候,没有好好把握,等我意识到自己内心的时候,我已经错过了。”
  他深深望着她,说:“袁鹿,对不起。”
  她笑了笑,没有任何回应。
  “仔细算算日子,已经过去好多年了,你已经不是当初的你,我也不是当初的我。过去就不必再提,不要再想,若是没有过去的一切,也就没有今天的你我。”
  江韧:“是。我总是在后悔当初,后悔自己那么时候没有好好对你,总是在你心上插刀子。我很想一切可以重新再来,重新再来我一定好好对你,绝不会放手,也不会让人轻易插足。”
  袁鹿只是笑,她以前也后悔,总想着如果能够重来,她百分之一百绝对不会在跟江韧有任何瓜葛,她会第一时间要求转学,逃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上学,但凡能够认识他的机会,全部都掐死在摇篮里。
  这样就可以杜绝掉一切被害的机会。
  只是,如果是那样的话,她也许就遇不到现在的盛骁,有得必有失,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儿。
  在跟盛骁领证的时候,她对以往就彻底的释怀。
  袁鹿看着江韧,心想着,如果她不是遇到了盛骁,不是因为家里人的爱护,她也不会有今天。
  江韧只是没有她那么幸运,身边遇到的都是好人,如果他们两个换一换,袁鹿不认为自己能做到他这样。
  袁鹿说:“多想想一些好事儿,也许心情就会好一点。或者,你该这么想,如果没有后面遇到的所有,那些打赌的事儿都没有发生,你也没有脚踩两条船,我们把所有的不好的因素全部都拿掉,也许我们会在一起,说不定按部就班的,一起上大学,毕业以后就结婚。”
  “可人生那么长,不是到结婚就结束了,还要一起过日子,长长久久下去,谁也不能知道最后究竟会不会白头到老,再说短一点,能不能结婚都是个问题。两个人相处,能走到最后是缘分,走不到最后,也没有关系。顺其自然,互相都觉得舒服,才是最好的。”
  “等到相看两厌的时候,无论是什么关系,都不会长久。就算是结婚,也会离婚。要不然,现在哪儿会有那么多离婚家庭。如果没有遇到这些事儿,我跟盛骁,能不能白头,谁知道呢?但偏偏是遇到了这些事儿,我这一辈子,我这心里,永远都不会忘了他。有些事儿,能让人离心,但有些事儿,发生了以后只能让他们心意更近,更加的学会了珍惜对方。”
  这句话,她顺着就说出来了,说完以后,不免有点心慌,怕他又想不清楚。
  她立刻把话题转到他身上去,“所以你现在才特别的珍惜我,你说呢?”
  江韧没说话。
  沉默了很久,久到袁鹿都开始淡定。
  “回去吧。”
  江韧起身,袁鹿愣了愣,有点没反应过来。
  他朝着她伸出手,“还不起来?”
  袁鹿起身。
  两人回了房间,江韧说还有点工作,就去书房了。袁鹿洗完澡就躺下休息,有点困,但也不是很敢睡觉。
  怕江韧一会想不清楚,偏激起来,会做过分的事儿。
  但她还是没抗住,最后还是睡了。
  江韧一夜都没回,在书房里坐了一夜。
  第二天袁鹿早早醒来,发现身边的被子没有动过,浴室里有水声,没多会,江韧就出来。
  “吵醒你了?”
  袁鹿摇头,“我昨天睡的早,今天就醒的早。你没睡啊?”
  “睡了,昨天工作到挺晚,我怕吵到你就没进来,在书房里睡了。睡的好么?”他问。
  “还好。”
  他擦了擦头发,进衣帽间换衣服。
  紧跟着,他的声音又从衣帽间传出来,“一起下去吃早餐吧?”
  袁鹿应了一声,坐了一会后,去卫生间洗漱,随便披了件衣服,就跟着他下楼。
  吃过早餐,袁鹿送他出门。
  没有任何异常,袁鹿有一点惊讶。
  但也还是有一点担忧,他表面上看着没事儿,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这样反倒更叫人摸不着头脑。
  ……
  齐辛炎在会所醒来,大床上就他自己。
  室内也是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其他痕迹,他昨个原本找了几个眉清目秀的,可最后什么也没做。
  他自己还挺懊恼。
  晚上,林凡只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就只有一个。
  当然,他向来非常识趣,从来不会过多的去过问他的事儿,搀和他的其他生活。
  他回到家,林凡在家。
  他坐在沙发上,视线扫过来,说:“昨晚上很忙?”
  齐辛炎笑了笑,“是啊,很忙啊。”
  他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我还没吃早餐,你吃了没有?”
  “里面还有粥。”
  “好。”齐辛炎搓了搓后颈,进了厨房。
  林凡觉察到他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他昨天在会所找了人,他是知道的。所以,他现在是腻了,准备重新再找个人了?
  齐辛炎在里面把粥喝了。
  “你先回海市吧,我要在这边住一阵,江韧那小子现在被女人迷惑的脑子不清楚,我要看着点,免得被人钻了空子。”
  “好。”
  齐辛炎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他的视线,四目相对,他只是笑笑,并未多言。
  下午,他叫人带着林凡去机场,自己则去了江韧办公室。
  这几天江韧的工作安排都很满,为的是空出时间能在巴黎多玩几天。
  晚上还要加班,齐辛炎过来,都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有时间跟他说话。
  “很忙?”
  江韧这会才有喝茶的功夫,“有点,毕竟两家公司都要顾着,事情就比之前多了几倍。还有就是这几天就要去巴黎,我想到时候跟袁鹿在那边休几天假。”
  “多找几个人帮你不就好了,我交代了孟真,让他找几个能力强的帮你分担,你别一手抓,不然多累啊。”
  江韧:“新来的也需要时间适应,一下子也上不了手。毕竟投入大,我也不放心。”
  “昨天,你来问盛韬光的事儿,我还没告诉你,这事儿跟我没什么关系。他为什么失踪,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花重金雇的人,现在还没有停止工作。还在继续寻找劫匪的下落,并且搜集证据。”
  齐辛炎说:“昨天我没顾得上这件事,着重点放在了你的行为上。我希望你也好好的想想我说的话,我看重你,也是为了你好,不想你到最后,一无所有。”
  “还有你说我的,我也反思了,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我对你说的那些,也该对我自己说。任何事,都不能过,一旦过了,就容易出问题。喜欢一个人也是。”
  他看着江韧,眼神十分认真,“他们都是被迫的,被迫的能有什么真爱?就算听话,就算真跟你互有往来,你以为对方就真心了?哪儿会那么容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