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毒世子妃 > 第209章 大结局

第209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绾说完取出了好几瓶的解药,递到叶廷的手里,叶廷立刻接过去从身后调派了几名亲信,把这药送往城北的守军大营,然后他们这一行人快马加鞭火速的赶往北城门。这一路上,苏绾和叶廷等人谁也没有说话,心急火燎的,不过因为苏绾没有事,所以他们可以肯定萧煌也没有事,而且苏绾可以肯定,萧煌无论如何也不会自杀的,哪怕那些百姓死。
  这一点她可是百分百的肯定,因为萧煌的命和她的是连在一起的,而他们两个都死了的话,他们的儿子怎么办,所以就算那些百姓死,萧煌也不会真的自杀什么的,哪怕他因此背负着心狠手辣,冷酷无情名声。
  不过她却不能让他背上这样的名声,苏绾和叶廷等人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西楚国的北城门,此时天色微暗,京城的北城门灯火通明,哭喊声叫嚣声不断的响起来,城楼之上站着不少的人,为首的人身着一袭明黄的龙袍,迎风而立的注意着城楼之下的动静,而他身侧不远的地方,正有人押解着一个狼狈不堪的男人,那男人正是先前西楚国的国师燕溱。
  楼下有人在大叫:“萧煌,狗皇帝,马上放了我儿,你若是不放我儿,我就杀了这些人。”
  城楼之上,萧煌眸光幽幽的冷瞪着楼下的女子,这个女人长得倒是不差,只是此刻狰狞的面容显得十分的可怕,这个女人不出意外就是北晋国的嘉太后,因为之前他已经接到消息嘉太后谋杀新帝,不出意外,这些都是绾儿她们使出来的手段,逼得这女人不得不四处逃窜,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跑到西楚国来了。
  不过萧煌想想也了然,自己和绾儿毁掉了这女人一切,她要报仇自然是冲着他们来的,他们就是她第一个要杀的人,何况他的手里还有她的儿子,萧煌听着楼下嘉太后的叫声后,并没有理会,而是抬手一拳便朝着身侧的燕溱狠狠的捶了下去,只疼得燕溱闷哼起来,痛苦的挣扎着。
  他这样痛苦的表情落到了嘉太后眼里,她的眼睛血一样的红,尖叫连连:“萧煌,你竟然胆敢伤我的儿子,你这个该死的东西,我要杀了这些人,替我儿子报仇。”
  萧煌冷酷的声音在夜幕之下响起:“你可以试试看,若是你杀了那些百姓的话,我就杀了你的儿子。”
  下面的嘉太后自然知道这个男人说到做到,可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被他制住,所以她一抬手朝着身侧的百姓打了下去,咚的一声,一个百姓被她一拳给砸昏了过去,她一边砸一边朝着身后的百姓大叫道:“你们可是看到了,这个皇帝的心里可是只有他自个儿,没有你们,若是他心里有你们,他如何不放我儿子呢/”
  此时这些百姓完全被吓住了,所以听到嘉太后的话后,不由得大哭了起来,一边大哭一边朝着城楼之上的人叫起来:“皇上救救我们啊,救救我们吧,我家里还有老人,还有孩子呢啊,我们不想死啊。”
  “我们也不想死啊,求皇上救救我们吧,救救我们吧。”
  哭嚎声一片,可惜上面的人根本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望向嘉太后,沉声说道:“现在你有一个机会,朕用你身边这些百姓换你的儿子,你同意,我们就成交,若是你不同意的话,我们就各杀各的,我杀了你的儿子,你杀了这些人。”
  皇帝话一落,嘉太后大笑,望向身侧的百姓煸风点火道:“你们看到了吗,皇上完全不顾你们的死活,先前你们个个信奉他是有道明君,现在看到了吧,他根本就是自私自利的皇帝,他怕死,他宁愿你们所有人死,也不管你们死。”
  城楼之上,朝中的大臣有不少随着皇帝看着楼下,此时听到嘉太后煸动百姓,不由得火大的叫起来,季丞相是最先说话:“你这个老女人竟然煸动民众,败坏皇上的声名,皇上乃是一国之君,用皇上换这些百姓,亏你想得起来,若是皇上死了,这西楚的江山就乱了,你存的不就是这个心吗,先前你噬天门暗插了很多人手在我西楚境内,不就是为了夺我们西楚的江山吗?现在还指望利用百姓夺皇位,你做梦去吧。”
  “是啊,你做梦去吧。”城楼之上,朝中的大臣不时的怒骂着,城楼之下的嘉太后脸色黑沉而阴森,没错,她就是打的这个如意盘算,只要杀了狗皇帝,西楚就乱了,她未必没有翻身的机会,只要夺了西楚的江山,她和她儿子一样可以翻身,只是没想到这狗皇帝竟然不为所动,可恶。
  嘉太后心里想着,知道今日靠民众逼迫萧煌自杀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成功,这狗皇帝摆明了是宁愿百姓死,他自个也不死的,所以眼下还是先救自个的儿子要紧,嘉太后想通这个理,陡的开口:“萧煌,我们换人,不过你先让我儿子说话,我要听听他的声音,看他是不是我的儿子。”
  萧煌一伸手解开了解开了身侧燕溱的穴道,燕溱立刻朝着下首的嘉太妃尖叫起来:“母后。救我,救我。”
  这一阵子被萧煌抓了,燕溱说不出的恐慌,以往那些自尊自傲,狂傲不羁都荡然无存,此时一提到自由他便大叫了起来,下首的嘉贵妃看着燕溱失态的样子,再看看燕溱身侧萧煌的尊贵狂傲之气,不由得心中失望,自己费尽心思雕琢儿子,为什么他身上还是没有帝皇霸气啊,遇到点事便惊慌失措的,这样的他怎么当一统天下的皇帝啊。
  嘉太后心里说不出的失望,但再失望儿子也是她的儿子,所以她望向萧煌叫道:“好,我们换人,我用这些百姓换回我儿子。”
  嘉太后背后的百姓一听到这些话,不由得高兴的叫起来:“我们得救了,我们不用死了,真是太好了。”
  嘉太后的眼里一闪而过的冷芒,萧煌这一次哀家定要让你死。这些百姓中可是噬天门手下。只要她们靠近你,你就倒霉了。你胆敢坏了哀家这么多年来的计划,哀家不会善罢干休的。
  城楼之上的萧煌沉稳的点头,同意了换人一事,皇帝亲自带着人下来换人,一路直往城门口而来,先前他已经暗中派了数名手下从城墙别处出去,现在他要里应外合,除掉嘉太后,同时救下那些百姓,只是对方人太多了,这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萧煌不敢有过份的大动作,如若那些他派出去的人惊动了嘉太后,她一怒杀了那些百姓,自己再跑了就麻烦了,这个女人是最大的祸害。
  城门前,萧煌领着明威将军等朝中的武将,押着燕溱一路前往城门口换人。而嘉太后望向那些百姓,缓缓的开口道:“好了,你们现在可以过去了。”
  她说完后立刻望向对面的萧煌:“放人吧,”萧煌倒也干脆,一挥手,押解燕溱的手下立刻松开了手,那燕溱脚步不稳的一路往嘉太后的面前走去,那些百姓也脚步不稳的一路直往萧煌的身边走来,眼看着百姓和燕溱错身而过之时,燕溱的身形忽地动了。
  手中长剑一闪,银芒直往走过自己身边的百姓袭去,而那人眼看着银芒闪过,身体下意识的偏让了开来,这样一来,让人一眼便看清楚这些所谓的百姓竟然身怀武功,分明不是寻常的百姓。
  这些所谓的百姓其实都是噬天门的手下装扮的,他们是打算靠近萧煌的身边杀掉萧煌的,没想到燕溱一动,有人露出了破绽。
  不但是萧煌发现了这些百姓是假的,就是嘉太后也发现了这燕溱也是假的,自己儿子受了伤,身手怎么可能这么敏捷呢,一定不是他,嘉太后脸变了,声音都变了,尖锐的叫起来:“杀,杀了狗皇帝,杀了这些百姓。”
  此时她身后的数名手下应声而动,直往先前隐在他们之中的百姓而去。
  对面的萧煌陡的叫起来:“来人,救百姓,杀了噬天门的所有人。”
  暗夜之下有数道身影窜射而出,直扑向那些意图杀百姓的手下。萧煌的身子也动了,嘉太后也动了,只不过嘉太后是用毒,今日她是誓要杀萧煌的。
  可惜嘉太后刚动,身后破风而来一道身影,直奔嘉太后而去,同时有娇喝声响起来:“老贱人,没想到你竟然跑到这里来杀人了,该死的东西。”
  苏绾恰在这时赶了回来,她一现身,手中一包毒粉便朝着嘉太后洒去,嘉太后大惊失色,她擅长使毒,自然知道苏绾一出手便是毒粉,她顾不得使毒去杀别人,只往后退,而苏绾手中银芒一闪,数道银针便往嘉太后身上招呼而去。
  这个女人只有她能对付,因为她擅长使毒,别人和这女人对上,很容易吃亏,但她就未必怕她了。同样的嘉太后也很害怕苏绾,因为这个女人的毒也是很厉害的,就像现在,她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自己中毒了,如若再留下,只怕要倒霉,所以嘉太后往后退去。急速的避开,而她身后喊杀声一片,除了皇帝的人外,竟然还掺杂着很多江湖上人的声音。
  今日她带来的噬天门手下很多,几乎是整个噬天门的人,本想孤注一掷,杀掉皇帝,赢得转机,没想到最后竟然功亏一簧,嘉太后心里如同被火焰烧着了一般的痛苦,啊啊啊的大叫着。
  她手一摸便是一包毒粉洒了出去,可惜苏绾在回京的路上便防着嘉太后使毒了,所以她一出手,苏绾同样飞快的洒了解毒粉,虽然这解毒粉可能无法全解了这些人的毒,但暂时的压制应该没有问题,苏绾身后的叶廷眼见着嘉太后使坏,他陡的把手中的一枚长剑对着嘉太后狠狠的砸了过去,那迎面而来的凌厉劲风使得嘉太的脸色变了,她急速的旋转避开,可长剑还是刺中了她的左肩,她疼得尖叫,陡的施展了鬼影神功,四周瞬间失去了她的踪影。
  而暗夜之下,一身黑色斗篷的虞歌带着数名江湖上几大帮派的高手正在屠杀噬天门的手下,噬天门的手下虽然十分的厉害,但架不住对方人多,再加上他们的门主竟然临阵逃脱了,这让他们很恐慌,最后死伤一大片,基本上的人都死了,只偶尔逃出了一个半个的。
  至于先前噬天门手下抓着的百姓,此时个个毒发了,苏绾眼见着嘉太后不见了,也顾不得去找那个女人了,赶紧的领着手下帮助百姓解毒,先用银针放血,然后喂解药,说实在的,幸好她这一回前往北晋国把先前舅舅送的,以及自己制的解药,毒药什么的都带上了,但现在身上基本上所剩无几了。
  待到萧煌领着数名手下以及江湖上的一帮兄弟杀了噬天门的所有人后,他走了过来,立刻命令下去:“来人,赶紧的把这些人,以及先前中毒的人送进城中的各大医馆。”
  “是,皇上。”
  此时城门里,很多人奔涌了出来,眨眼直奔那些百姓而去,把中毒的人一个个的抬进了城,紧急的送往各大医馆去救治,而先前被虞歌请来的各大江湖门派的为首之人也走了出来,个个抱拳见过萧煌,萧煌示意他们平身,并谢过他们此番出手相救,这些人便指了指虞歌。说明虞歌手中执着的龙王令,龙王令一出,可调动江湖各大门派。
  萧煌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幸好这些江湖的人赶到了,不但救了百姓,还杀了噬天门的人,如若不是这些人赶到,凭他和那些人,要么杀不了噬天门的人,要么救不了百姓,所以他是真的挺感谢这些人的,萧煌邀这些江湖帮派的首脑进城,可惜人家根本不进京,一个个的告辞走了,不过还是有两拨人留了下来。
  一拨竟是以前的惠王萧擎,萧擎身边跟着的正是先前救了他的小鱼儿,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几名手下,另外一拨却是以前北晋国的端王君黎,君黎的身边跟着的正是龙灵儿。
  萧煌没想到竟然看到他们两帮人,不由得惊讶的开口:“你们怎么竟然和那些江湖人搅在一起了。”
  萧擎轻笑起来:“江湖人自然和江湖人搅合到一起了,只是你这皇帝看来有些狼狈啊,倒不如我们逍遥自在了。”
  萧擎似乎又恢复了从前的温润柔和,只是他的半边脸上依旧布着疤痕,看上去分外的狰狞,不过他已一点不以为意了,只是他说完话后还是取了背上的斗篷遮住了脸,因为他不想让人认出他是以前的惠王萧擎,这样会给萧煌惹来麻烦。
  萧擎一说话,苏绾便听到了,赶紧的领着人挤了过来,惊喜的问道:“你身上的蛊虫解掉了”
  这一次不但是萧擎就是小鱼也高兴的开口道:“是的,我们身上的蛊虫都解了,谢谢皇后娘娘了。”
  苏绾轻笑起来,倒是挺替他们两个人高兴的,只是她很快接受到一道凌厉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掉头望向那视线,看到萧煌正阴沉沉的望着她,苏绾立刻我错了的垂着头望着萧煌,一副认命等着萧煌教训的样子。
  反正之前回京时,她做好了准备的,不管萧煌是打是骂,还是教训她都听着,绝不反抗。
  萧煌几大步走到苏绾的面前,伸手一把提起苏绾,身形一动,两个人身若流光似的直奔城门前不远的一匹骏马,马上,苏绾被萧煌直接的横放在面前,苏绾知道这家伙这一次是真的火大了,所以挣扎着求饶:“好吧,我错了,这回真是我错了,下次再也不这样干了,萧煌,人家说知错就改是好孩子,饶我一次吧,饶我一次吧。”
  可惜没人理会她,骏马闪电似的直奔城中而去,身后的一干人看得目瞪口呆的,尤其是萧擎和君黎两个人,更是完全说不出话来了,要知道苏绾那个人,他们可是知道的,一惯嘴硬得很,什么时候学会讨饶了,还能说出那么无赖的话,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关键你得是孩子啊。
  萧擎和君黎两个人飞快的望向身后的叶廷,问道:“皇上和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
  叶廷此时松了一口气,至少皇上没有把所有的怒气对着他发,而是对着皇后娘娘发了,至于皇后娘娘会如何倒霉,那就不是他的事了。叶廷心情极好的望着萧擎和君黎说道:“皇后娘娘此番前往北晋,没告诉皇上,偷偷溜走的,所以你们懂的?”
  叶廷耸了耸肩,萧擎和君黎完全的懂了,这要换成是他们的女人,他们也得抓狂,那一个可是一直喜欢绾儿的啊,绾儿就这么大刺刺的跑去了,身为她的夫君能不火大吗?
  “可怜的皇上,”萧擎和君黎两个人同时念叨着,他们其实也不打算留下来的,但是想到那逃了的嘉太后,还是决定留下来帮助萧煌和苏绾一把,想到嘉太后不见的事情,萧擎和君黎两个人面面相视后说道:“那女人怎么忽地不见了。”
  先前他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女人本来中了叶廷一剑,可最后竟然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萧擎和君黎都有些想不通,反倒是君黎身侧的龙灵儿忽地小声的开口:“我怎么瞧着她所使的功夫,有些像我们龙家的鬼影神功呢。”
  龙灵儿说完,君黎和萧擎二人一起盯着她,异口同声的说道:“鬼影神功,还是你们龙家的功夫,你们龙家的功夫,那个女人怎么会啊?”龙灵儿看着君黎的眼光,吞咽了一下唾液道:“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使我们龙家的鬼影神功。”
  君黎掉头望向萧擎道:“这是条线索,走,进宫去告诉皇帝吧。”
  萧擎点头,两个人一路往城里走去,龙灵儿和小鱼跟着他们两个人的身后一路进城,而城门死尸遍地,叶廷和明威将军崔英认命的留下来收拾烂摊子。
  至于苏绾早被萧皇帝一路带进了御乾宫,待到进了御乾宫,宫中的宫女和太监全都小心的退了出去,最近皇上的火气特别的大,他们都怕死了,现在皇后娘娘总算回来了,真是太好了,这下他们解放了。
  宫殿内,萧煌眼看着人退了下去,一伸手便把苏绾拉了过来,压在自己的膝盖上,下手朝着苏绾的屁股打了起来,一下一下,下手绝对不留情,又狠又重,苏绾先还忍着,后面有些忍不住了,最主要先前听到京城出事,她都吓死了,连夜的往回赶,担心死他了,可是现在他还打她。
  苏绾忍不住哭了起来,当然一半装的,一半是真疼的,她一边抽泣一边叫道:“疼死了,萧煌,再也不要理你了,早知道,早知道我就一一一一。”
  “不准说不回来,不准说留在北晋国。”
  “萧煌,下次不会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和儿子了。”
  萧煌为了惩罚苏绾,足足折腾了大半夜,
  第二天早上,苏绾完全起不来,眼睛也睁不开,而萧煌却因为苏绾的回归而精神百倍好,一早起来便脸色温和的前去金鸾殿上早朝,早朝过后又见了宣王萧擎和端王群君黎,两个男人看到前一刻还怒火狂发的家伙,这一刻化身为幸福的男人了。
  两个人叹口气,果然是痛并快乐着啊,君黎赶紧的把龙灵儿先前说的话告诉了萧煌,萧煌的眼睛便眯了起来,望向了龙灵儿,没想到龙灵儿的身份竟然不简单,来自于幽龙城,幽龙城乃是西楚和南鲁之间交界的一个城池,说来这个城池更偏向于南鲁国一些,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这个城池一向很神秘,里面的人不大与外面的人交往,所以大家不了解里面的人情况,只知道城主姓龙。
  没想到龙灵儿竟然是幽龙城的人,还说那嘉太后使的是鬼影神功:“她是你们龙家的人。”
  萧煌的眼神有些危险了,如若真是龙家的人,她们竟然敢放了这么一个人出来害人,他就要和她们好好的算算这笔帐了,放了这么个人出来害人,幽龙城是什么意思啊,一直以来他们都不与外界交往,所以不管是南鲁还是西楚都不愿意恼他们,但若是他们的人出来祸害人,这事就得算算了。
  “她是你们幽龙城的人,还是龙家的人。”
  萧煌阴沉的开口,龙灵儿很害怕这样的萧煌,飞快的摇头道:“不,她不是我们幽龙城的人,不是的一一一。”
  不过她话说完忽地停住了,眼睛眨啊眨的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过她却不说了,但上书房里的三个男人全都盯住了她:“你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要知道眼下那个女人活着就会害人,你若不说,只会害了更多的人,赶紧的说出来吧。”
  萧擎的话使得龙灵儿心里升起不安,她的心性一向善良,先前那个嘉太后引发的事情,她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她也知道那个女人很阴险,很恐怖,如若不杀了她,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死的,所以一一一,龙灵儿抬起头望着萧煌说道:“其实我听我爹爹说过,我有一个小姑姑小时候失踪了,我爹一直在找她的下落,可是一直没有找到。”
  “嘉太后不会就是你小姑姑吧,”君黎冷声说道,龙灵儿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我想我姑姑不会这么坏的,她一定是个好人,是的,她不会是我姑姑的。”
  那种杀人如麻的女人,怎么会是她姑姑呢,她曾听她爹爹说过,她小姑姑小时候可可爱了,怎么也不可能变得那么坏的,可惜龙灵儿的话并没有入别人的耳里,他们想到的却是,看来那嘉太后真是龙灵儿的小姑姑,所以这事必须要通知幽龙城的人,看他们打算如何解决这件事,如若他们解决不了,后面幽龙城别想独善其身。
  萧擎和君黎望向上书房里的萧煌:“皇上打算如何做?”
  “朕让人快马加鞭的派人送信去幽龙城,我想他们接到这个消息,应该会派人来处理这件事,那女人会鬼影神功,我们要抓她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若是幽龙城的人来,说不定会有好办法抓住她。”
  萧煌的话一落,龙灵儿便开口了:“其实我有办法通知我爹他们。”
  “什么办法。”三个男人一起盯着龙灵儿,龙灵儿吞咽了一下唾液说道:“我们幽龙城在各个地方有暗点,不过我不会告诉你们暗点在哪里的。”
  她说完后站起身说道:“我会让人把信传回去的,我爹爹或者哥哥得到消息,一定会尽快赶过来的,”龙灵儿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她的姑姑,可是会鬼影神功,说明和幽龙城有干系,他们幽龙城一直以来都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她不希望让那女人坏了幽龙城的名声。
  龙灵儿的话,上书房里的人都同意了,然后龙灵儿便派了一个手下去暗点送信,先前她在江湖上游荡,正好被几个手下找到了,那几个手下怕她再溜了,所以一直跟着她,此时听到她让他们送的信,立刻便赶往暗点去送信了,因为那个嘉太后,很可能就是幽龙城的人。
  接下来时间,众人只能等待,萧煌下旨在京城各处严密的盘查,不过一直没有找到嘉太后的下落,不过这个女人不出现,别人直放不下心,不管是皇帝皇后,还是朝堂上的朝官,还不是京城的百姓。
  本来萧煌和萧擎以及君黎等人以为幽龙城的人,来得不会那么快,可谁知道他们来的竟然如此的迅速,一天后,幽龙城的大公子龙清宇便带着手下赶了过来,这倒不是龙清宇神速,而是他事先就奉了自个父亲的命令,出城来找龙灵儿,正好接到暗桩的消息,便带人进了西楚的皇宫。
  萧煌在养心宫的大殿召见了龙清宇,龙清宇一袭青衣配玉笛,雅致清俊,往大殿之上一立,瞬间便让人眼亮了几分。就在众人打量龙清宇的时候,龙灵儿已经像个欢快的小狗似的直往自个哥哥面前奔去,她一把抱住自己哥哥的手臂噌啊噌的像个小狗:“哥哥,人家好想你,你看我都想瘦了。”
  龙清宇直接不给小妹面子,抬手赏了她一个爆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如意盘算,这一回我帮不了你了,爹爹生气了,十分的火大,说等你回到幽龙城后,直接便把你嫁了。”
  龙清宇说完大殿一侧的君黎眸色暗了一下,不过再没有别的情绪了,龙灵儿则不满的发着牢骚:“谁叫爹爹要给我选什么夫,要让我嫁人的,我不想嫁,自然要出来,哼,他要是再敢让我选夫,我就还逃。”
  大殿内,一干人皆无语的看着这旁若无人说着话的兄妹俩个,萧煌咳嗽了一声,龙清宇总算醒过神来,赶紧的领着几名手下向萧煌施礼:“龙清宇见过皇帝陛下。”
  萧煌抬手示意他起来,他也不和龙清宇拐弯抹角的,直接的说道:“我们之所以派人送信前往幽龙城,实在是因为眼下有一件事关幽龙城的事情,不得不请幽龙城的人过来处理。”
  “是舍妹惹事了,”龙清宇第一直觉便认定了自个的妹妹闯祸了,他这话立马引来了龙灵儿的怒目而视,什么叫她闯祸了,她是闯祸的人吗,龙灵儿完全忘了自己在幽灵城闯下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祸事,此刻十分不满的瞪着自个的兄长,然后还小心的瞄一眼大殿一侧的君黎,虽然这一阵子君黎依旧冷冰冰的对她,但是她已经知道他不像之前那样抗拒她了,每回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他也总会第一出来护着他,想到这个,龙灵儿心里有些小甜蜜。
  萧煌则顾不得理会龙灵儿的小心思,只望着龙清宇说道:“不是灵儿姑娘,灵儿姑娘挺好的。是事关另外一个人。听说幽龙城当年走失了一位小姐,现在那个小姐竟然在我西楚引下无数的祸乱,害死了很多人,我们却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那人不但会医懂毒,还会使你们龙家的鬼影神功,正因为这样,所以朕才会派人请龙家用的人过来。”
  龙清宇听了皇帝的话,第一时间怒瞪向龙灵儿,这是龙家的秘密,她竟然告诉外人,还说不惹事,看吧,又闯祸了,龙清宇火大的瞪了龙灵儿一眼后,抬首望着皇帝萧煌说道:“皇上的意思是那个在西楚引起祸乱的人会龙影神功。”
  萧煌点头:“先前灵儿姑娘已经认出了那人使的正是鬼影神功,就是你们龙家的不传之功。”
  龙清宇直接的笑道:“那不可能是我们龙家的人,因为我小姑姑丢掉的时候只有三岁,她根本不会龙影神功,而且她身上也没有放龙影神功的秘决,怎么可能会是她呢。”
  龙清宇话一落,大殿内所有人愣住了,本来众人十拿九稳是龙家人,没想到现在却不是龙家人,那那个女人是谁啊,大殿上首,苏绾提醒龙清宇:“龙公子,那女人会使鬼影神功,这套功法不是你们龙家的功法吗,怎么到了一个外人手里。”
  龙清宇怔住了,忽地他眼中耀起一道亮光,手指陡的握了起来:“难道是朱家人,没想到他们家竟然有人没死掉,还到处作乱,真是太可恨了。”
  龙清宇愤怒的冷哼道,殿内众人齐齐的望着他,不知道这朱家又是哪一家人,龙清宇深呼吸,然后缓缓说道:“这朱家人,原是侍候我妹妹的人,可是有一日他们竟然起了歹心,偷盗了我们龙家不传世的功法鬼影神功,后来被我祖父知道了大怒,立刻便要杀朱家人,可是没想到他们事先把我小姑姑给劫走了,我祖父为了我小姑姑决定放他们走,鬼影神功也不要了,可是最后那朱家人竟然把我小姑姑给弄丢了,我祖父大怒之下,把朱家上下十几口人全都杀了,只是最后鬼影神功也没有找到,现在看来当时朱家人并没有全死,而鬼影神功也被人带了出来。”
  龙清宇说到这里的时候,想到了小姑姑,因为小姑姑的走失,龙家一家人心痛不已,后来一直暗中派人出来查找,可一直没有找到小姑姑的下落,没想到现在竟然找到了这朱家的逆贼,还干出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可恨的东西。”龙清宇气得大骂,最后他抬首望向上首的皇帝说道:“皇上放心吧,既然我来了,就要助你们一臂之力,我龙家鬼影神功是有克星的,我可以轻易看到那个使鬼影神功的人,你们只要将她引出来,我负责抓住她。”
  龙清宇说完后,殿内众人松了一口气,萧煌更是笑望向龙清宇:“如此便有劳龙公子。”
  “不客气,这本是我龙家惹出的祸事,自有我龙家人来了结,”龙清宇沉稳的开口道,萧煌则不和他再客气,而是商量如何引出那嘉太后,殿内众人商量对策,想到之前那嘉太后,中了叶廷一剑,现在正受伤,她不可能这么快动手脚的,若是让她女人得了空,只怕她能疯狂的屠杀整个京城的百姓,所以他们要抢先一步动手,让她没时间对付西楚的百姓。
  众人商量过后,决定立刻处斩燕溱,绝不给嘉太后半点布署的时间。相信燕溱定然可以调出嘉太后来,因为那个女人十分的爱自个的这个儿子,所以她一定会出现的。萧煌决定了这件事,立刻让叶廷去办这件事,在京城发诏告,燕溱乃噬天门幕后的主谋者,多行不义,明日午时在城郊斩首示众。
  公告一下,整个京城的人拍手称快,不过众人还担心那比蛇蝎还狠毒的女人,那个女人可是很厉害的。
  除了处斩燕溱外,萧煌还下令虎骑十六营的人,在京城各个要点阻守,不让可疑的人随便的进出,另外派出了大批的兵将,把守了京城各处的井水,萧煌和苏绾二人也换了便装,潜伏在京城内,以防嘉太后在京城放毒烟什么的,总之所有人都倾巢而动了。就等着捉拿嘉太后。
  日暮西山,城郊外的处斩场,人山人海的围了不少的人,而处斩场的高台上,此时坐了几名监斩官,其中为首的正是监察司的叶廷,另外几个是刑部侍郎,以及兵部侍郎等人。台下,囚车很快启了过来,囚车里端坐着的正是一身白色囚衣的燕溱,此时的燕溱再没有往日的妖魅邪治,显得落魄不已,周身无尽的恐慌,只要一想到自己会被斩头,他就害怕得脸都白了,抓着铁栅栏不愿意出来,还拼命的朝着叶廷大叫。
  “叶廷,你敢杀我,你杀了我,我母后不会放过你们的,不会放过你们西楚的,若是你杀了我,我母后一定会让整个京城替我陪葬的,你快放了我,快点放了我。”
  其实要说鬼影神功这套功法,燕溱也会使,如若他小心谨慎一些,他未必会落到苏绾的手里,可这人太自以为是了,自认为自己是天下间极端聪明的人,寻常人不是他的对手,正因为他自高自大,狂妄不羁的心态,所以他最后落到了苏绾的手里,他一落到苏绾的手里,苏绾便给他下了毒,他根本没有脱身的机会。
  监斩台上叶廷冷眼望着燕溱,曾经他认为这国师是个有本事的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贪生怕死之辈罢了,他这样的人,这样的能力,应该到死也挺直了腰杆,这起码证明他是个男人,可没想到事到临头,他竟然怕死成这样,他也算见识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